員工天地
Staff World
 
 

年味兒

關閉
發布日期:2018-03-05 14:14         訪問次數:5985

今年第一次在他鄉過年,給我的不是新鮮感,而更多的是對故鄉年味的懷念。城市里的年味總是不夠村里的顯得隆重和熱鬧非凡。

家里的年味從小年夜開始。說起小年夜,不同地方的人過的時間也不盡相同。據記載以前小年夜官府在臘月二十三,一般民家臘月二十四,水上人家則在二十五日舉行祭灶儀式。所以有一句民間習俗叫做“官三民四船五”。當然,我們屬于民家,過的是臘月二十四,舉行過祭灶后,便正式地開始做迎接過年的準備。

臘月二十五,凌晨四點半的豬叫聲搶先拉開了過年前奏的帷幕。清晨時分起床,喝上一碗新鮮熱騰而又讓人回味無窮的豬雜粥,便開始了一天的忙碌。制做煙熏臘腸和臘肉,大人負責臘肉的選切和臘腸的剁肉,小孩則負責灌臘腸。三五鄰居圍在一起,一邊準備著,一邊聊聊家長里短,問問小孩學習成績,年輕人工作情況當然還有給未婚待嫁的現場說媒介紹,那場景好不熱鬧!

臘月二十六,輪到家里的豆腐西施上場了。從選豆,泡豆、磨豆到煮豆,全部一手包辦,因為這是向眾人展示拿手絕活的時候了。制作出來的那一塊塊豆味十足且絲柔嫩滑的豆腐簡直就是十里飄香。當然小朋友對品豆腐是了無興趣的,但對著那一碗碗豆香撲鼻且甜到膩歪的豆花總是饞得垂涎三尺。這個時候總會邀請三五好友來觀摩制作過程,看著那一顆顆小黃豆神奇的變身,早早便洗好碗筷,切好黃糖絲在一邊等候。還記得,小的時候,就是這一碗碗豆花帶給我的除了美味還有一種莫名的自豪和在小朋友圈里的“威望”。

臘月年二十七,做糍粑。這是家里男人的主戰場。因為純手工打做的糍粑,力道最為重要,銃打的時間和力道的不等,做出了的糍粑口感也大為不同。把隔水蒸熟的糯米飯放到石杠里銃打,直至變成軟糯便可制做糍粑。男人的任務完成,接下來便是女人和小孩的玩樂場,因為做糍粑不需要餡料,不需要技巧,只需要把大大的軟糯分成小小個的圓球,手上擦上自產的茶油或者花生油,手掌按下去便是一個圓形的糍粑。每家每戶每個人做出來的糍粑都大小不一,只要圓形便可。糍粑取的意頭便是圓,意味著過年家家戶戶團團圓圓。

臘月二十八、二十九,掃塵和祭祖。臘月二十八掃塵,全家上下齊動手,不放過家里的任何角落。即使是大掃除,我印象中也是趣味十足的一天。搞衛生方面,家里的女主人絕對是主導,對于男人的不拘小節和小孩的投機取巧她總有辦法讓我們心服口服。搞衛生的時候我們總是分工明確,首先由我們的女主人“酋長”分配給我們每人一塊“領土”,接下來當然就是“各掃門前雪”了。搞衛生真的是件很累人的事,當我們總以為可以蒙混過關的時候總是逃不過“酋長”的火眼金睛。最后是評分和改善環節,這個時候我們終于可以理直氣壯的去挑大人的瑕疵了,每年得分最低的都是老爸的不拘小節,我們小孩卻總是能拿到“酋長”特意準備的小獎勵。臘月二十九,祭祖。在村里祭祖是個神圣而不可缺席的重要時刻,所有在外地打工求學的人都該回來參加。

除夕,過年了!貼對聯,掛燈籠,準備年夜飯,忙忙碌碌的一年即將結束。一家人團團圓圓吃過年夜飯便是看春晚守歲了。小孩子怎么都不肯睡去,總是等著那封紅紅火火的壓歲錢,但是即使睡的再晚,也絕不會影響到第二天早早起床去拜年。

不知是因為沒有往年的過年氣氛還是因為年紀大了,還沒等到馮大爺的“想死你們了”就已經犯困。朦朧睡去還是被12時的鞭炮聲叫醒,2018年真的來了。輾轉反側忽然想起那句詞“且認他鄉作故鄉”,雖然沒有作者的悲壯,但是思念故鄉的情是一樣的濃。故鄉的情懷不能忘,但是我想總是要融入到新的他鄉才能展開新的生活,在接下來的歲月中他鄉便也是我的故鄉。

 

Jim

2018年2月24日

 


關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