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天地
Staff World
 
 

光影一瞬間 留戀好多年

關閉
發布日期:2014-10-09 16:01         訪問次數:9163

江湖上流傳著這樣一句戲言:對于攝影來說,有證是藝術,無證是流氓。9月27日,我正式獲得了國家高級攝影師證。持證上崗的喜悅之情,無以言表,謹以此文,獻給勇于追求夢想的自己。

——題記


   
最初遇見攝影,大約在我的初中學生時代。依稀記得,那個時候,照相機對于鄉下人來說還是個奢侈的玩意。當時民間的主流還是普通膠片相機。不知道老爸去哪兒搗鼓了一臺膠片相機,具體什么品牌已經記不起來了。只記得老爸特別喜歡跟我和弟弟到處去拍照。我也跟著玩了幾下,但是膠片也不便宜,加上學業繁重,所以玩得也不多。后來,高中到外地讀書,再也沒玩過那臺膠片相機。因為高中時代數碼相機的時代已到來。當時我跟學校書記的兒子混得熟,一個愛吃喝玩樂的官二代,他有臺數碼相機,也就是很簡單的那種卡片機。所以我經常借他的相機到處拍,但是那都是毫無章法的瞎拍。
    第一次真正認識什么叫攝影要算是在大二學生時代。當時選修課就有攝影課程,是一個體育老師教的。還好這個體育老師教的是攝影,要是教的是數學的話,往后的日子他學生肯定會被人笑著說,你的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 不過這個體育老師的攝影水平還真有兩下子。當時我沒有自己的相機,所以也不符合課程報名要求,沒真正去上過課。當時感到非常遺憾。但幸運的是,認識不少不同系的同學,偶爾會跟他們去蹭課,一知半解地聽了幾次課。倒是跟著同學到處拍了很多照片。
     第一次讓我對攝影產生濃厚的學習欲望是在第八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那是2007年11月的事情了,那個時候的我,很喜歡參加社會實踐活動,恰巧第八屆民族運動會在廣州舉辦,我參加了賽會志愿者選拔。當時賽會官方需要幾個少數民族的特殊隨團志愿者,經過選拔我成為了賽會特殊志愿者,持A牌,就是最高級的那種,哪里都能去的。就在到處闖蕩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女孩子,也是廣西人,在廣州大學讀書。見的面多了,聊得也多了,才知道她也是持A牌的賽會攝影志愿者。那時候,特別羨慕她,拿著單反到處跑到處拍,在賽會的每個角落都暢通無阻。最關鍵是拍了很多漂亮的照片。那個時候,我就特別希望有機會好好學習攝影。
    于是接著我就利用兼職得到的酬勞買了人生中的第一臺數碼相機FUJIFILM FinePix F40fd。最近我重新收拾大學時代的物品,看到這臺熟悉的相機,還能用,機子應該沒問題,但是電池估計壞了,電力有問題。那個時候,這臺相機也陪我度過了很多美好難忘的歲月。雖然沒師傅教,但是有相機在手,自己瞎搗鼓也能摸出些門道。
    畢業來到國光,工作中需要攝影,公司配了臺NIKON D70s?;蛟S是年代久遠了,D70s這臺破玩意也不太好使。2009年下半年,我便申請了購買新單反NIKON D90套機。那個時候起,攝影水平長足進步。拍了一段時間,又明顯感覺D90不夠用,迫切希望上全畫幅單反??上Ч疽恢睕]能批下來。直到今年5月,我才成功申請到購買全畫幅單反NIKON D800,心中喜悅之余亦不忘自嘲。

去年年底,管理學院領導邀請我開設攝影培訓班,我很高興地答應了。在準備一系列課程中,自己的攝影水平可謂突飛猛進,更上一層樓。果然是教授他人知識,自己收獲亦不少。不過受限于上課時間和業余學習的性質,大家學習積極性不是非常高,學員基礎參差不齊,有些學員一節課來一節課不來,甚至到最后一節課還有零基礎的“插班生”。這也導致教學成果也未能達到我的預期?;蛟S這其中也有我的原因。而比較欣慰的是,大部分學員還是有所轉變,攝影興趣提高了,攝影意識增加了,拍攝之前都會思考了,對構圖和用光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拍出的照片也有那么一點味道了。每每想到這,心中都按捺不住感謝公司,感謝學院領導給我鍛煉的機會。
    為了檢驗自己的攝影水平,今年六月,我報名參加國家攝影師資格考試。功夫不負有心人,最終通過了國家高級攝影師考核。至此,我的攝影又有了新的突破。閑時與友人交談,回眸我的攝影之路,發現自己未曾參加過攝影大賽,頗為遺憾。

然而,在我看來,攝影并非一定要參加比賽,攝影帶給我們的是更多的樂趣和溫暖的記憶。最近看到Q群里,空間里,微信里,很多人在上傳以前的照片,有幼稚園同學,有小學同學,有初中同學,有高中同學,也有大學同學。時間和地域把曾經一起奮斗的同學在各自的生活中淡化,甚至忘卻。但照片定格曾經的美好,光影刻畫瞬間的回憶,或多或少溫暖著我們的記憶。

寫到最后,我衷心期盼,喜歡攝影的朋友越來越多。讓我們在令人迷戀的光影中,一起去發現美,創造美,分享美。

                                                 總裁辦  韋鴻敏


關閉
 
?